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租房旺季,涨价并不是唯一选择

2020年09月07日 10:29

最近小伙伴们是不是有些忙碌啊,一场场大考结束了,随之而来的就是新一轮的规划。毕业的毕业,找工作的找工作,三五好友成群结队出游~

住房租赁市场也迎来了旺季,毕业季百万高校学子进入社会,找工作的同时也需要容身之所,房源需求随之暴涨。

租房旺季房源供不应求,涨价成为了必然,部分房源租金涨幅甚至超过20%。


在此情况下,房东不再忧心房源被空置、中介也有络绎不绝的客户,他们花在每一个租客身上的心思与精力被分散,租房体验可想而知。除此之外,租赁服务质量也随之下降,面对暴利,甚至还会出现不法分子冒充房东、一房多租骗取定金等恶劣情况。

所以租客网特别为大家整理了租房高峰期要注意租房陷阱,以及必备的租房妙诀。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拿出小本本记下哦~

1、真房源,真可靠

旺季租房应该多选取知名连锁中介品牌,为了方便快捷一些互联网租房平台也是很好的选择,省去了跑腿的麻烦。比如免中介费的互联网租房费平台租客网。租房者只需在网络上登录zuke.com租客网平台,或者在手机上通过租客网APP就能详细查看覆盖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成都等全国14座核心城市的海量优质房源。

为了保证房源情况的真实性,租客网不会直接采用房东提供的照片,而是由专业的选房团队进行核实和拍照,并由专门的运营团队进行复核。确保真实房源,实地拍摄,保持不间断的房源动态更新,保证房源真实可租。


2、假房源,仔细辨

市场乱象层出不穷,部分中介为了吸引更多租客,促成快速交易,会在网上发布图文不符的虚假房源。当租客问询时,再以“房东不在家”“该房屋已出租”等为托词,带租客去看另外一些租金更高,配置较差的房源。这不但消磨了租客的大量精力和时间,还严重破坏了租客对于租房市场的信任。

3、假房东,谨慎签

租房旺季,不法分子也乘机作乱。通过伪造身份证和房产证,在网上发布低于市场价格的虚假招租信息,利用租客迫切找房的心理,骗取求租者定金后失联。更有甚者,使用了一房多租的手段。假房东通过伪造租赁合同将一套房出租给多名租客,骗取大额财富后逃之夭夭。

4、黑合同,勿入坑

一些黑中介利用租客不会仔细查看合同的习惯,在合同上给租客“挖坑”。比如在一份合同上,原本商议好是“押一付一”,被中介暗中改成了“押一付半年”或者“押一付三”等。或者中介出具两份完全不同的合同,一份给租客,一份中介留底,成交后,中介就会依照自己手里那份不合理的合同来收取租客各种费用。


5、新骗局,租金贷

各位租客实在要小心,行业出现了一种新骗局——租金贷。签订合同时,中介会以各种借口诱导租客通过指定的软件交租,并承诺给予一定的减免优惠。可这种指定软件实际上是一种网贷平台。在获取租户的身份信息后,中介为其办理了分期贷款,租户的“按月交租”,其实是按月给网贷平台还贷。租户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负了贷款,被各方为了自己的利益压榨。

租房是一门学问,既需要时间、金钱和精力,也需要一定的生活经验。租客网就是一个在合适的租房时机下,为租客提供贴心服务的优质的租房平台。租房高峰期不用愁,一键租客网,让租房变得既省心又省钱~


相关推荐

年轻要有年轻的活法,租房也要追赶新的潮流!

时代在变迁,80、90后这批热血青年身上的标签从最初的“非主流”、“任性”演变为“空巢青年”、“共享青年”、“斜杠青年”等。为什么叫做空巢青年呢,可能同龄人最清楚这个感受,一个在外拼搏的年轻人,无依无靠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想要在离家遥远的地方安稳下来。安稳的重要依据之一,就是居所。高昂的房价让许多80、90后暂时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,租房成了80、90后更多的选择,但是在租房这件事的态度上,80、90后还是有很大差异。对80后来说,租房就像同居,需要谨慎考察,慢慢磨合。而且80后的年龄段已婚成家的人群不在少数,所以拥有家庭观念,他们更倾向于整租。一旦选定了房子,就准备入住一年甚至几年。房子的面积、租金、室内隔音效果、小区环境,包括周围的商区情况都是他们考虑范围内的。租房之于90后就像是场说走就走的恋爱,感觉对了最重要,今天喜欢了就住,不喜欢了就换,没有80后的整租概念。许多人换一份工作的同时便换一处租房地点。他们对各个城市都怀有新鲜感,所以这种看似“居无定所”的生活方式在90后群体中大受欢迎。由于时常搬迁,90后对房子的需求也就精简了不少。只要房屋整洁,附近交通便利,网络信号好,90后就比较满足啦。相比于谨慎细致的80后,90后租起房来更随性,更自由,其实租房选择的背后,折射的是80、90后群体不同的奋斗目标。80后需要为更稳定的未来攒钱,而90后习惯为当下的幸福消费。以地段为例,80后租房并不介住在离公司较远的地方,宁可牺牲1~2小时的通勤时间,也要降低租金成本,攒钱备用。而90后租房往往选择交通便利、距离公司较近的房源,90后更容易对长久的通勤时间容易产生疲惫感,他们想要的,还是在床上美美的睡一觉更实在。但其实无论是80还是90后,都在努力追求更好的生活。租客网向每一个正在奋斗的年轻人致敬!也致力于为大众提供更好的服务。80、90后人群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,在租客网的海量房源中精准查询到自己想要的房源信息。租客惠版块用超多福利为大众升级生活品质,80、90都要精致生活,吃喝玩乐不将就!

2020年09月24日 10:43

租的不仅是房子,更是生活态度

大部分人选择在其他城市扎根的第一站,往往都是从租房开始的。据报告显示,90后和95后成为租客的主力群体。租的不是房子是生活由于租房群体的特点改变,对于租房的需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90后和95后的需求由价格敏感逐步转换为舒适敏感、安全敏感、享受敏感等更注重生活品质的需求。数据来源时间:2020.03.11对于更多的年轻人来说,房子不仅仅是提供一个“居住,睡觉”的空间,更希望能够为自己提供更舒适的享受。将近八成的租客表示租金是他们考虑的首要因素,其次是交通便利程度和社区安全与环境。买房租房不出门坐在家里“云看房”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没法去实地看房,怎么办?租客网的“云看房”及“无接触式”租房模式,简化看房入住的流程,提高看房效率,节省租客的时间成本,将疫情影响降到最低,让大家足不出户也能远程租房。小明是一个90后,他希望上班后有一个自己的独立空间。而租房考虑的第一点又是通勤时间不能超过45分钟,他愿意把时间花在工作和生活中,但不愿白白浪费在交通上。通过租客网,他可以看到真实的房源场景,仅仅几天的时间就选到了自己心仪的房子。那个待在家里几年不用出门的科幻电影场景,随着这个互联网“新时代”的到来,脚步似乎真的已经近了。“从老家回来,租房的小区封了不让进,我住上了另外一套免费房源”;“2月有一半时间阿姨没法上门保洁,返还了半个月服务费”;“困在老家回不去,房东人特别好,给我免了一个月房租”;……我们在某乎某涯上似乎总能看见这种类似的交流,现在租客的落脚地虽然有了着落,但却没有一个专属于他们交流问题的平台。为了梦想而做租客,租客网为租客实现大梦想!为了放松而去交流,野帆网为交流提供大平台!由租客网重金打造的野帆网,旨在给每一位租客、对租房有疑问的人群进行一个交流的“大论坛”。给大家提供一个心灵释放的平台,交流的平台,学习互动的平台,解压放松的平台。找兼职、找工作、找优惠,找房子、找朋友、甚至是找对象!统统都可以在这里实现!租客网以“好生活,租着过"为目标,全网首提“大租客”概念,用“大租客”带动“大金融”,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。不仅仅是房屋租赁,还有物品租赁、服务租赁......租客网全新尝试将以“5G租赁”的形式开启租客新生活,通过整合各方资源,充分利用平台优势,这样也避免了虚假消息、不良中介、无房可租等问题的存在。租客网这个大桥梁,使公寓主、房东、中介可轻松将房屋托管,租金如期到账;又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、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,提高供应与需求。对于正在找房子的你来说,“无中介费”大大降低了租赁风险。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做租客,更自由!

2020年06月02日 11:22

做电商,Facebook有备而来

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?5月19日,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,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。这意味着,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——做电商。“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,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。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,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。过去几个月,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,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。”扎克伯格表示。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、完整的电商工具。开通FacebookShops,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、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、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。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,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。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,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⽴完整的电商体验。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,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。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,做电商,Facebook有备而来。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,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。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,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。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,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、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。扎克伯格表示,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,并在发现页(Explore)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。扎克伯格用“免费、易用”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,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。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,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,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。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,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:Shopify,BigCommerce,WooCommerce,ChannelAdvisor,CedCommerce,Cafe24,TiendaNube,Feedonomics。除了更明显的入口、更完善的开放生态,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。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,“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”,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,无论是在搜索、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。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,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。据麦肯锡估算,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,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%的销售额。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《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》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。简单来说,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、识别和分类,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。其中,系统“GrokNet”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.7万个标签的训练,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“刁钻角度”。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、肤色、地理位置、社会经济阶层,以使得不同国家、语言、年龄、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。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,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,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。此外,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,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,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。除了3D技术以外,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,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,试色⼝红、彩妆或体验家具;还有Fashion++,结合语义理解、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。扎克伯格认为,“这些叠加在⼀起就构成了相当强⼤的功能。”但实际上,在不同的阶段,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。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,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,“千人千面”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。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。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,另一方面,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“朋友的推荐”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,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。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,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,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,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。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,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。不仅是电商,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,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。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: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,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。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,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。Lasso的计划是,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,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。但从结果上来看,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: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,Lasso下载量仅42.5万次,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.4亿次。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。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,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,“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(ExploreTab)一样。”他同时表示,“TikTok正在增长,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,而一旦停止推广,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。”但实际上,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、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。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,整体氛围倾向于“呈现美的(showsomethingpretty)”;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,不一定是原创,也可以是二次创作。另一方面,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,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。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,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⼠尼⾼级副总裁凯⽂·梅耶尔(KevinMayer)为字节跳动⾸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⾸席执⾏官。梅耶尔将负责TikTok、Helo、⾳乐、游戏等业务,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,长期来看,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。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,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,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,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。至于电商的可能性,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,推出抖音小店,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。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,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,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,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,抖音排在第三。近期,抖音小店增长快速,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,直播带货无需跳转。抖音、快手、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、博弈、试探,又增加了新的变数。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,Facebook和微信一样,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、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。去年夏天,Facebook成立NPE(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)小组,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,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。作为Facebook内部的“App工厂”,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,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,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,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,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。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“爆款”产品。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,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,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,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。快速迭代、快速试错,同时和主品牌分离,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“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”的印象。近日,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,该产品被视为“音频版Twitter”,内测用户仅5000人,估值已达1亿美元。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,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,也是在今年5月,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。社交、内容(图片、短视频、直播)、电商、toB工具,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。一方面,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,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;另一方面,对TikTok、Clubhouse们的阻击,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,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。

2020年05月29日 11:10